想移民却又担心不会英语?【攻略】新移民如何克服英语障碍!教你享受澳洲政府免费英语课!

摘要: 对于随配偶、子女来澳定居的移民来说,尤其是来自非英语国家的新移民,如何真正融入这个语言和文化都完全陌生的社会,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12-11 03:38 首页 澳洲中文台

澳洲是一个移民众多的国家,中国是澳洲第三大移民来源国,仅次于英国和新西兰。


“四海一家”,是悉尼唐人街的牌匾上的一句话。澳洲有着丰富灿烂的多元移民文化,仅在2015-16年度,就有约36.64万人移民来澳。截止2016年,共有约690万澳洲人出生在海外。这也就意味着,仅第一代移民占到了澳洲总人口的28.5%。


但入籍仅仅是成为合格澳洲公民的第一步。手持一份印有袋鼠和鸸鹋的澳洲护照,并不能成为在这里安居乐业的保障。对于随配偶、子女来澳定居的移民来说,尤其是来自非英语国家的新移民,如何真正融入这个语言和文化都完全陌生的社会,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对于很多人来说,第一道障碍就是说英语。


今年54岁的张女士定居悉尼已经一年了。去年,在澳洲生活了10年的女儿为张女士办了亲属移民,把她从生活了54年的上海接到了悉尼的Chatswood一起生活。


像许多和她相似的老移民一样,前半辈子从没来讲过一句英语的张女士刚来悉尼时面临一个问题:她哪里都不敢去,大部分时间只能待在家里。闷得无聊时去华人菜场转一转,买买菜,领一些免费中文报纸期刊回家读;其余的时间,则在家里等待女儿下班回来,或是等女儿周末有空了带她去city四处转转。


Chatswood有34.1%的人口是华人。


Chatswood有很多华人开的超市,张女士常常来这边买菜。


华人占比高达34.1%的Chatswood是个不折不扣的华人区,华人超市遍地都是,说中文就足够满足张女士的基本生活需求。但中文始终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尤其是老移民的休闲和社交问题。张女士无法独立坐火车和巴士,哪怕是去仅半小时车程的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因为不会英文的她甚至看不懂站牌名和路牌标志。


于是,女儿带张女士报名了一个由政府免费提供的510小时英语课程。这是一个名为“成人移民英语项目(AMEP)”的510小时免费英语课程项目,由澳洲教育与培训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Training)拨款成立,目的是帮助移民们尽快融入本地社会。AMEP项目对所有符合条件的移民、难民和部分临时签证持有人开放,为他们提供社区生活、求职、学习培训、参加政府其他项目所必须的英语听说读写技能,还教授澳洲的社会、文化、法律、服务及习俗等方方面面的知识。


其实学英语还是次要的,用张女士女儿的话说:“主要是为了交朋友……那时候我逼她去她还不愿意,因为觉得还要背单词,第二天要上课,很有压力。但她们来这里真的是人生地不熟的,需要朋友,需要有人说说话。”


于是,54岁的张女士开始了每逢周一、周三和周五就背着英语书去北悉尼TAFE学英语的生活。周一的课程专门讲澳洲的风俗情况和文化知识,周三和周五则教英语。在这个班上,她学会了用英语打招呼说“Hello, how are you?”和“Fine. Thank you.”,也学会了从一数到十,“我还知道去超市买东西问人要收据,叫做‘receipt’!”张女士笑着说。


张女士上课用的教材。


张女士女儿表示:“这个课程很好的地方还在于,它会告诉你可以享受哪些福利,还有澳洲的风俗习惯,而签证信则不会告诉你这些。这对我们(年轻人)来讲没什么,但是对他们来讲很重要。”



英语好的不能上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移民都能够享受这个510小时的免费英语课,AMEP仅针对英语基础非常薄弱的移民。要满足AMEP的报名条件,移民的英语水平必须低于日常基本英语水平(Functional English)。日常基本英语水平是指:在澳洲核心技能框架体系(ASCF)下,学习、阅读、写作和口语交流这四类核心技能都达到了3级或以上的水平。一个具备日常基本英语水平的人是可以进行基本的社交和日常活动的,比如具备理解日常词汇的能力,能够写信或看宣传册。


政府教育与培训部发言人表示:虽然ASCT体系并不能直接对应雅思体系,不过日常基本英语水平相当于雅思4分水平。这也就是说,高于雅思4分的人基本上是不需要、也不可以参加AMEP的。


AMEP班级分为四个等级,报名者入学前必须接受英语能力评估,再相应分到预备班(Pre-CSWE)或一、二、三级证书班(CSWE)。张女士就被分到了预备班,在她的班上,像这样随子女来澳定居的老移民有不少,还很多配偶移民和投资移民等持不同签证的华人,组成了好几个班。


北悉尼TAFE在St Leonards、Hornsby和Brookvale有教学点,图为St Leonards教学点。(图片来自网络)


张女士所在班的老师表示:“北悉尼TAFE的几个AMEP教学点,大部分低阶班级的学生都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以50-70岁的老移民为主。除华人外,也有来自韩国、印度、日本、伊朗等国家的学生,一般会在中阶或高阶班。”


AMEP项目每年报读的人数都在增长,教育与培训部发言人表示,自2014年7月开始,澳洲每年平均有6.2万名移民报读AMEP;最新政府财案预计,这个数字本财年将会达到63,671万人。根据2013-14年AMEP评估数据,在AMEP学员中,有30%来自东北亚国家,22%来自南亚与中亚,19%来自东南亚;其余则分别来自北非、中东、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欧洲地区。


为了鼓励来自非英语国家的移民能够更好地在澳洲安顿下来,自2014年7月开始,政府每年投入2.5亿澳元支持AMEP项目。上个财年,为了应对和安置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拨款提高到了2.7亿。每年,政府为AMEP项目所准备的预算高达3亿澳元。


此外,AMEP不仅对所有的永居签证和部分临时签证持有人开放,也对持人道主义签证入境的难民开放。政府教育与培训部发言人称,在AMEP学员中,有57%的人持家庭/临时签证,15%持技术移民签证,还有28%为人道主义难民。


小伙子Pema就是以难民身份申请来澳的。2016年来澳之前,Pema仅仅在印度学过2个月的速成英语,会说一句“How are you”。他非常迫切地想要融入澳洲,却是失望地发现:“不会英语,我无法找到工作,甚至连澳洲福利署(CentreLink)寄来的信都看不懂。”


Pema从福利署处得知AMEP后,选择到离家最近的Campbelltown的TAFE报名上课。尽管班上的不少同学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提前退学,他还是一级一级坚持学完了510小时的课程,并且在班上交了不少朋友。从三级证书班毕业后,Pema有了更高的英语学习需求,如今,他在北岸TAFE读英语课程,继续追逐着自己的“澳洲梦”。



AMEP实际效果遭质疑?



遗憾的是,并非人人都像Pema一样坚持到了最后,学员不再来上课的原因有很多:有的找到了工作要上班,有的要帮子女带小孩,有的投资移民经常需要飞回国照顾生意,不得以中断课程。由于AMEP的考勤制度并非强制,老师们也只能劝学生有时间尽量过来。


但学生离开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同一个班的学生水平良莠不齐,老师难以面面俱到。一位网友在澳洲一个中文论坛上发帖抱怨: “上过Navitas一段时间的level 3……全是亚洲人,日韩泰印中。老师上课教点东西然后就是让学生跟学生交流,大家各种口音,各种水平参差不齐,每次交流都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在很多师资力量不足、学生众多的教学点,班级人数较多,成绩好的觉得进度太慢,而成绩差的又觉得很吃力;年纪大的学东西速度慢,而年轻学生又往往觉得难以满足,失去兴趣。


针对这个问题,教育与培训部发言人表示:“政府鼓励AMEP学校将水平和能力相近的学生放在同一个班上,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但在偏远地区不一定可行。AMEP为学生提供最适合其需求的学习模式。比如说,学生可以选择适合其水平的远程学习模式,远程课程必须有50%涉及与AMEP老师的直接沟通。”



AMEP可以为学生提供四种上课方式:


1. 教室上课:可以选择全日制课程或业余课程,也可以选择周末班及夜间班(如可选);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学习求职英语课或社交类英语课,满足自己需求。

2. 远程学习:可以通过电话和网络与AMEP老师定期联系,获取学习资料,进行远程学习。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每年约有6千人(10%)选择进行远程学习。即使是住在偏远地区、附近没有教学点的移民同样可以上课。

3. “家教计划”(Home Tutor Scheme),受过专业培训的志愿者为学习者提供一对一的非正式指导,地点通常是在学习者家中。

4.  线上自主学习:学习者可以利用在线学习包自主进行在线学习。线上学习模块是AMEP课程的补充,因此不会占用510小时的学习时长。



在评估报告肯定了AMEP项目的价值和作用后,自2017年7月开始,政府对AMEP的部分环节做了进一步改进:


  • 引入了新的AMEP延伸项目——对于已经上了500小时AMEP课程但仍然没能达到日常基础英语水平的学生,再提供额外的490小时英语课;

  • 在AMEP机构之间试行竞争模式,鼓励这些机构积极响应,以更具创造性的方式教学;

  • 在此之后,如果学习者有进一步的需要,还可以参加政府的另一个对接课程——教育与求职英语课程(SEE),帮助移民更好地进入澳洲职场。


总体而言,AMEP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项目,所提供的课程非常多元。据AMEP服务提供商之一Navitas网站的介绍,其会提供不同的英语课程特别单元,如口语发音、提高听力、电脑初级班、工作沟通、定居就业/培训语言途径课程(SLPET)等等,供符合条件者在510小时免费英语课期间选择。


Navitas的AMEP班上有许多华人学员。(Navitas供图)


为了保证的教学质量,政府规定AMEP老师必须要有3年的澳洲本科学历或同等学历,以及TESOL(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学位和硕士证书。


更重要的是,为了免除移民们的后顾之忧,AMEP还在上课期间为学员提供免费的幼儿看护服务。在上课期间,学员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幼托中心,下课后再接回来。此外,政府要求正在领取福利金的公民必须证明自己在找工作,或参加政府组织的工作面试,但如果你正在上AMEP英语课,就不需要这样做。



沈阳老乡不相识  却在澳洲成知己



张女士所在班的老师是一位资深的AMEP华人教师,她担任这个工作已经有6年了,因为能说英语和中文而被分去教授华人为主的低阶班,得到了很多学生的好评。


在北悉尼TAFE教学点,许多会说中文的老师都会被安排去教低阶班,因为这类班级通常是50-70岁的华人老移民——课堂生活已经离他们非常遥远,而英语基础又非常薄弱。他们往往缺乏信心,觉得英语太难,许多人也因此打了退堂鼓,不再来上课。


“年纪比较大,学语言肯定会有一定的困难。但我们通常都跟他们说,学英语需要时间。而且,英语班固然可以学英语,但最重要的是,通过学英语你可以交到很多朋友,”这位老师向记者表示。


在她的班上,学生来自中国的各个城市,有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几个学生都是沈阳过来的,但之前在中国的时候互不认识,说起来才发现原来大家住的地方其实很近,大家说:“哎!怎么没碰见过啊?”课下就会交朋友,一起聚会。学生们发现,原来来了澳洲也可以跟人交心,所以都学得很开心。“还有上海人、北京人……像这样的故事有很多。”


有些同学说,因为不认识路,刚来的时候哪里都不敢去。学英语一段时间后,现在可以自己坐车了,觉得学英语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为了提起学生的兴趣,这位老师用过很多不同的方法。她会根据政府给出的AMEP课程设置自己教材给学生使用,也会准备卡片、图像、音频、课堂互动等不同的教学辅助手段,还经常组织学生集体外出。为了教学生如何在餐厅点餐,她会带学生们去餐厅现场,让每个人自己尝试点餐。为了教学生在澳洲坐车、认路,她说:“我会在外面拍下道路标志、火车站名等照片,做成PPT跟学生讲解,然后带他们出去走走、坐坐火车,看看这些标志是什么意思。”


Chatswood火车站入口处的标志。


在记者采访的AMEP学员中,几乎每个人都对课堂上的口语互动和集体外出印象深刻。对他们而言,这不仅一个提高口语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从这样的集体活动中扩大社交圈。


Campbelltown的AMEP学员陈女士刚来澳洲时没有太多朋友,得益于AMEP上课的机会,加入了当地社区的华人群,同学们上课之余也经常一起组织野餐和联谊活动。“我们这里的AMEP属于当地多元文化中心,有时会举办一些跟就业、创业相关的课程,同学之间交了朋友就会互帮互助,有时还会有生意往来,”她说,“这些都是很好地融入社区的机会,如果没有去AMEP上课的话,我就不会知道这些。”



重要的不是英语,是信心与希望



10年前,广东移民Sheffy结束了国内的事业,随着丈夫来到悉尼南部郊区Macarthur,这里距市中心1个多小时车程,华人稀少。


彼时,带着2岁的孩子,年轻的Sheffy常常感到很困惑,她不知道自己在澳洲能做些什么,又能有什么样的职业前景。尽管有一定的英语基础,但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她无法开口说。想学英文,也无法从照顾孩子的全职妈妈身份中抽身。


幸运的是,澳洲政府比想象中体贴,可以为AMEP学员提供免费的幼儿看护服务。Sheffy坦言:“如果没有这个免费幼儿看护服务,我确实没有时间去学英文。”


没有了后顾之忧,Sheffy安心念完了510小时英语课,毕业后,又继续去TAFE读了英文课程和社区服务课程,接着上大学读移民法,毕业后开办移民公司,业余时间在华人社区做义工。以AMEP为起点,Sheffy的事业规划开始越来越清晰,生活也越来越丰富。


如今已经开办了一所移民咨询公司的Sheffy。(受访者供图)


“刚来的新移民心里真的是很困惑的,英文不好,自信心也不够,”她说,“我觉得鼓励非常重要。”对她来说,AMEP就是这样一种鼓励。


在AMEP学习的时候,一天,Sheffy碰到电话公司打来问账单错误的问题,而她当时不知道怎么打英文电话,慌了神。班上一位姓苏的英语老师帮她打了三次电话去沟通。后来,Sheffy开了自己的移民公司,也能够帮别人用英文打电话解决问题了,她觉得心里特别高兴。至今她都与这位苏老师保持着联系, “我运气很好,(在AMEP)碰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英文老师,对我在澳洲学英文有非常大的鼓励。”


Sheffy从二级班开始学,当时班上的华人不多,她得以与很多其他语言背景的同学开口交流,同时也认识了几个很好的华人朋友。 “给我的感觉,AMEP像是新移民的心理过渡吧。从不会开口说到能开口跟别人交流,接受多一点当地的资讯,也开始考虑自己以后该怎么办——继续什么读书、找什么工作,认识多一点周围的朋友,看看有什么其他机会,生活也相对来说不会很单一。”


毕业后,Sheffy抱着将自己的经验与他人分享的心态,热衷于华人社区服务,做义工的契机则得益于一次AMEP班上的集体外出活动。那一次,她们班一起去蓝山游玩,大巴司机是一位70岁的澳洲本地人,两人一路聊了起来后,司机跟Sheffy说,他其实不是司机,而是来做义工的。


“我印象特别深,因为70多岁对我们来说就应该是退休了在家里享福。但他说‘我喜欢做这些事,在能力范围内,我做这些很开心’……这对我触动很大,所以我后来也去做不同的义工,虽然主要目的是为了学英语,但我也感觉到做义工是受到当地社区认可的事。”


也正是由于长期热心社区公益,今年,Macarthur多元文化服务中心(MDSI)主动给了Sheffy一个社区服务的兼职职位。对她来说,事业的发展似乎是一环扣一环的,但每一环都与英语学习、社区融入息息相关。


“要说AMEP对英文提高很大,也不是的,英文学习是个积累的过程。但是AMEP给我带来了自信心,认识了好的老师和朋友。其实学到了多少个句子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你通过学的句子开口跟别人交流的时候,自己有信心了,对澳洲的生活有信心、有希望了。”



什么时候可以报名AMEP?



对于已满18岁、有意参加AMEP的移民,必须在签证生效日/抵澳之日起 的6个月内到AMEP课程学校报名注册(未满18岁者则可以放宽到12个月内),注册后必须在12个月内开始上课,并在5年内完成课程。


如果因为健康、家庭等合理原因未能在5年之内完成课程,学生也可以申请延后1年。


Navitas是新州两个AMEP课程提供商之一,在其他部分州也设有教学点。(Navitas供图)



去哪里报名AMEP?



在全澳范围内,政府的AMEP项目已经与各州的不同教育培训机构签订了合作,提供免费英语课程服务,主要的有TAFE和Navitas。下表为各州提供AMEP课程的教育机构:


州及领地

AMEP课程提供商

新州


  • 新州TAFE

  • Navitas English Pty Ltd

维州


  • 墨尔本理工专科学校(Melbourne Polytechnic)

  • AMES Australia

  • Learning for Employment

昆州


  • 昆州TAFE

首都领地


  • Navitas English Pty Ltd

南澳


  • 南澳TAFE英语中心

塔州


  • 塔州TAFE

  • Navitas English Pty Ltd

西澳


  • 北都会区TAFE

  • 南都会区TAFE

  • 南部偏远地区TAFE

  • SMYL社区学院

远程学习


  • AMEP远程学习由新州TAFE提供,范围覆盖全澳


以上AMEP课程提供商在各州的主要城区基本上都有分校,学习者可以根据自己的位置找到就近的AMEP上课地址,具体地址可以查询:


https://www.education.gov.au/adult-migrant-english-program-service-providers







推荐阅读


生命的代价:悉尼整容行业乱象大起底

海归沦为“海待”?澳洲中国留学生归国就业的何去何从

澳洲进入了史上最严重流感季?因为你打了20年喷嚏却打错了方式……


乙肝猛于虎 但并不可怕 上 | 

补习VS天赋 谁更有资格进精英中学? 上 | 

遭遇恐袭怎么办?反恐信息何处寻?这份指南告诉你 一 |   


当朝鲜导弹飞来的时候

共享单车之乱谁知过?

“豪车爱国队”的高调爱国与异见者


请翻阅10月18日《澳洲新快报》

或关注澳洲新快网 www.xkb.com.au






首页 - 澳洲中文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