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男十年,终于走到了黄昏

摘要: 走到尽头的快乐男声

12-11 06:31 首页 犀牛娱乐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说真话和笑话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  犀牛娱乐

文|亦安 编辑|朴芳 

 

2007年7月6日晚的4进3决赛,张杰观众投票不敌苏醒,最终被淘汰。

 

台上台下哭成一片,主持人何炅和汪涵都强忍着哽咽继续节目的流程,但整个演播厅,就他一个人笑得云淡风轻,温柔地讲着淘汰感言,很有胆量地说出想感谢谢娜的言语,很有自信地说着自己什么歌都能唱。

 

最后,他在一群兄弟的簇拥下、在粉丝们“张杰用心歌唱,星星守护梦想”的呼喊中,像一位王者走下舞台。粉丝自觉让开了一条道路,不断为他加油,身后是陪着他走下舞台的兄弟。

 

这一幕,被奉为快男十年来最经典的画面之一。

十年前的盛夏,十年前的快男


有人曾说,2007年的快男是一届传奇,十三强选手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强烈的个人魅力:温文尔雅的陈楚生,嘻哈少年苏醒,实力唱将张杰,实力偶像魏晨、国民弟弟俞灏明、海豚音王子王栎鑫……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们,尚未脱去脸上的稚气,打扮着当年的“非主流”风格的造型,却在象征梦想的舞台上唱唱跳跳,一路披荆斩棘,从地区赛走到了全国赛。

 

那年快男的主题曲《我最闪亮》淋漓尽致地宣示了年轻人该有的朝气与魄力,就其传唱程度而言,在十年后的今天,也让人觉得颇为耳熟,甚至到了可以轻轻跟唱副歌部分的程度。


如歌词所说“灯光与花火一起闪亮,也亮不过我的梦想”,十三强选手们怀揣着闪亮的梦想,在起起伏伏的娱乐圈摸爬滚打十年,用如今的成绩再去映照当年准备大展身手的自己,也有资本叹一句:不枉十年!


 


与火热的选秀相对应的,是还不太发达的互联网和处在按键状态的手机。观众朋友们习惯每周五晚上搬个小板凳,守着湖南卫视看快男的直播,甚至还有粉丝会计算着时间观看隔日的重播。


快男向来都是有观众投票的环节,07年的时候,不少粉丝鼓动身边所有亲朋好友为自己喜欢的选手投票,怀着七上八下的心关注着瞬息万变的人气排行榜,最后或是因为晋级而喜极而泣,或是因为淘汰而悲伤落泪。

 

那个时候的粉丝文化圈里面还不流行掐架,只是偶有摩擦。但那一届的快男倒是实打实地好交情。尽管比赛结束已经十年了,大家也都有了不一样的际遇,但彼此之间还依然保持着联系,不仅在微博上经常互动,私下里也是聚会不断,不禁应了那句 “朋友一生一起走” 的歌词。

 

2013年的湖南卫视小年夜晚会上,集结了07届十位快男合唱《我最闪亮》,一下子把观众的记忆拉回了2007年的夏天,得到了全场响亮一致的应援。


而今年的四月,四川卫视的《围炉音乐节》举办了一场以友谊为主题的演唱会,王铮亮和吉杰“套路”了好友陈楚生和王栎鑫到足球场,兄弟们穿着当年全国十三强数字做成的球衣踢了一场球。赛后,四人围坐在火炉旁,一边看当年的选秀视频一边吐槽。

 


《快乐男声》之所以成为一个品牌,不仅是因为它成功搭建了草根迈向娱乐圈的桥梁,更因为一群有梦想的人手拉手、肩碰肩地砥砺前行。



快男十岁了,它早已不是金字招牌了


 

快男让很多人从籍籍无名到家喻户晓,07年的快男更是堪比96届的北影明星班,联手姊妹节目《快乐女声》成就了现今流行乐坛的半壁江山,撑起了选秀节目最辉煌的时期。


 


但不可否认的是,选秀节目早已不复最初的盛况,更别提年龄已经高达十岁的快男了。这个曾经掀起过狂热浪潮的节目,不仅带动了选秀节目的发展,而且成为了一个金字招牌,落入了一代人的回忆中。

 

如果说2007年的快男捧红了张杰、魏晨、俞灏明等人,2010年的快男成就了陈翔、武艺,2013年的快男诞生了“火星弟弟”华晨宇,但成为网综的《2017快乐男声》,却在《明日之子》和《中国有嘻哈》的双重夹击下翻不出大水花,枉费它从十年前《加油!好男儿》《我型我秀》等选秀节目的竞争下冲杀出一条血路走到如今。

 

当 “选秀教母”、天娱传媒总经理龙丹妮带着她在天娱的核心工作团队离开湖南卫视,跳槽到盛大公司, “超女之母”王平只身一人离开湖南卫视,跳入互联网的大潮中时,将近一个完整的核心团队出走,或是在竞争对手的平台上兼职,湖南卫视的人才危机愈发显得严重。


这就使得今年的快男导演陈刚作为继龙丹妮、洪涛、马昊之后的第四代导演,带领着一个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湖南广电新锐团体的幕后操刀团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整个团队年轻有想法,却又缺乏经验而把控不了全局。

 

因此《2017快乐男声》为了适应网综的环境,做了很多的改变,其中最大的就是改变往届的赛制。在海选过程中,快男取消设置专业评委,将选择的权利放给观众,还设置了“挑食少女团”来决定选手去留,一系列的举措不禁让人觉得这档音乐类选秀节目有失其专业性。


而晋级赛和总决赛阶段,三位音乐召唤师的权威性被节目组有意地弱化了,使得许多观众不断质疑他们选人的标准。此外,快男三周从300强中诞生了15强,这样快节奏的进程导致节目一直到结束都没有诞生富有流传度的歌曲,也没有再度翻红哪首老歌。

 

综艺节目有创新本是好事,但“换汤不换药”的小创新却难以得到观众的认同。陈刚曾表示:“我们希望选手能代表95后做有态度的音乐,去影响、引领更多95后年轻族群的追求。”但当罗志祥将Pass卡给了颜值很高唱功一般的选手赵英博,而淘汰其他有优质音乐的选手时,观众便知道导演的话只是一句空谈。


今年的快男并没有打破自己的传统,也不敢像《明日之子》涉猎二次元、《中国有嘻哈》聚焦小众音乐Hip Hop一样去挑战未知的领域,它依旧如十年前一样地打造着同质化的小鲜肉。


 


凡是选秀节目,基本都会有毒舌、煽情、绯闻和炒作的桥段,暗箱操作的黑幕传闻更是屡见不鲜。快男当然也不例外,只是这些套路被用了十年之后,已经无法引起观众的好奇心了,他们甚至厌烦卖人设、卖颜值、炒噱头的手段了。


因此,以巧妙地角度切入观众兴趣点的《中国有嘻哈》赢了,《快乐男声》却在互联网优势的加持下也难以续写精彩。

 

十年快男,四届比赛,细细数下来,参赛的人如过江之鲫,实际红的人却屈指可数。更令人悲伤的是,原本比赛期间走红的选手,在签约天娱之后,后续的发展并没有偿人所愿,不少人选择了和东家解约撕破脸,也有不少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再度籍籍无名。


因此,快男若不打破“选秀容易造星难”的魔咒,又要如何吸引优秀的音乐人参加比赛呢?又要如何焕发第二春呢?

 

就像YOUNG-G自带swag风格,不管是自创曲还是改编曲,都带有很浓重的自我风采,完完全全符合了今年“随我”的主题。放在十年前的舞台,他能掀起一股属于自己的现象级风潮,但在如今快男这个舞台,他的电子乐和他的Hip-Hop却只能算小众。


《快乐男声》已经经历过最好的时代,那是属于它的时代。就像当初抗衡过的、早已深埋尘土之中的同类型节目一样,如今对抗互联网时代新综艺的快男也会被时代淘汰,因为这已经不是它的时代了。




END
【合作 | 投稿 | 应聘  | 读者社群】

欢迎扫描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加入犀牛娱乐读者群,添加微信需注明个人信息,入群仅限行业内人士)




犀牛娱乐诚招记者、实习生、兼职若干名,要求对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态度、有热情、有文笔,善于观察和思考。有媒体经验者优先,财经和新闻相关专业优先,对影视、网生内容有较深入了解者优先。

简历或作品请投递至邮箱309795777@qq.com或加工作人员微信联系。


阅读犀牛娱乐(微信ID:piaofangtoushijing)往期热文

前瞻|9部国产大片扎堆"史上最挤国庆档"

《中国有嘻哈》潮酷先行

工资榜:万达11万、华谊17万、华策15万、慈文8万 | 主板影视公司平均17万

暑期档多片盲目点映:哪来的自信?

《饭局的诱惑》“重口”难调,狼人杀经济催生新出路

小黄人将破10亿垄断暑期动画市场,国产动画面临灾难性打击

扫码关注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

犀牛娱乐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 

U C头条 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微博 |牙牙|  界面 |  搜狐公众平台

36氪 | 虎嗅 | 猫眼电影 | 淘票票

雪球 | 乎 | 天天快报 | 钛媒体


首页 - 犀牛娱乐 的更多文章: